优秀人文
师以徒传 以学生钱钟书而闻名的温源宁


 

    民国初年,有一对师生,堪称伯牙和子期般的知音。

    学生钱钟书,人称“民国第一才子”,学贯中西,名满天下。他一生恃才傲物,唯对老师温源宁十分佩服和亲近。曾有《与源宁师夜饮归来,不寐,听雨达旦》一诗传世,足见二人交情之深。

    温源宁(1899~1984年),广东陆丰人。英国剑桥大学法学硕士。在清华大学外文系任教时,对学生钱钟书就格外欣赏,每次考试都给最高分。钱钟书大三时,温源宁破格推荐他到英国伦敦大学东方语文学院去教中国语文。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温源宁可谓大名鼎鼎。26岁出任北大、清华等大学的英国文学教授。著名作家梁遇春、曹禺、常风、李健吾、张中行、饶余威(台大外文系首位系主任)等皆出自他门下。

    当时学界盛传他“身兼三主任五教授”之职。英语之外,还精通拉丁语、法语、古希腊文、现代希腊文等。在当时的中国,除辜鸿铭外,再无人可及。

    胡适也在1931年2月7日的日记中,对他赞誉有加,敬佩不已;学生张中行在《负暄琐话》中,尊他是位英国化了的“洋绅士”。

    温源宁的英语不仅说得好,而且写得更好。1934年,他在英文《中国评论周报》的“亲切写真”栏陆续撰发20余篇评介当代中国文化名人的文章,林语堂随即将其中一些篇章译成中文在《人间世》杂志发表,引得文化学术圈一阵热闹。

如他的《徐志摩先生》说:“有人说志摩的晚期有成熟迹象。要是说得对,他就是死得正是时候。他的死多么出奇!死于飞机失事,而且是撞在山上!死亡有诗意,生活有童心:诸神赐给凡人的命运还有比这再好的么?”

    又如他在《辜鸿铭先生》中说:“他留着辫子,有意卖弄,这就把他整个的为人标志出来了。他脾气拗,以跟别人对立过日子。大家都接受的,他反对。大家都崇拜的,他蔑视。他所以得意洋洋,就是因为与众不同。因为时兴剪辫子,他才留辫子。要是谁都有辫子,我敢保辜鸿铭会首先剪掉。”

    随后,温源宁将这些文章辑成《不够知己》一书出版,钱钟书评该书曰:温先生这册富有春秋笔法的当代中国名人小传,文笔“轻快、甘脆、尖刻,漂亮中带些顽皮;气坏了好多人,同时也有人捧腹绝倒的”。

    温源宁对现代英美诗歌也有极高的领悟力,曾用英语做过《现代英美四大诗人》的演讲,讲稿由顾绶昌译成中文。台湾学者蔡登山认为,温源宁的讲稿,对现代诗歌的存在意义,就近取譬,毫无扭捏,直说到波澜汹涌,天花乱坠。让人逸兴遄飞,穿越死生古今,别有一种欢愉的情调和逼人的神力。

1935年,温源宁到香港和林语堂一起编英文文史月刊《天下》。1936年任立法院立法委员,1937年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国际处驻香港办事处主任,1946年被选为制宪国民大会代表,1946年起任国民政府驻希腊大使。1968年后定居台湾,直至去世。

    因此,从1935年以后,由于抗日战争,国共内战,两岸隔绝种种原因,他的名字几乎就消失了。

    有位叫“改邪归正”的陆丰网友说:“20年前,从《读者》中初次看到‘钱钟书的老师 ’温源宁这个名字,由于是陆丰人的关系,遂问了几位我认为学识较高的朋友,皆不知有温。2004年在湖南的一家书店中,看到有一本温源宁的《不够知己》,毫不犹豫地买下了。”

    独立书评人梅杰也很关注温源宁。他说:“傅国涌的《叶公超传》出版以后,我的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人是温源宁。在现代文化史、外交史上,叶、温二人或者最具有可比性,我非常希望有人能写出一部《温源宁传》,并编出《温源宁文集》。可是据笔者所知,此事似乎一直无人做。惆怅之余,我暗暗较劲,非要把温源宁的著作和生平资料搜全不可。但是,许多年过去了,我能见到的还只是他那一本反复重印的薄薄的《不够知己》。”

    多年来,绝大多数人都是因钱钟书而识温源宁,可谓师以徒传,真令人感慨不已。

(据《羊城晚报》)

(来源: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2_10/12/18210474_0.shtml)


资料来源:三亚市汕尾商会 http://www.syswsh.cn
日期:2014-09-12 阅读数:96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