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人文
海陆丰的人文资源优势
     海陆丰是一个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之地。在这片土地上,沿海、平原与山区组成了一个天然的生态环境,承载着千百年来的风霜雨雪和荣辱哀乐,也绘出了一幅幅乡人勤奋耕读的历史画卷。以畲民和蜑民为标志的百越文化,以福佬人为主体的早期河洛文化及以客家人为代表的中原文化都在这块热土上繁衍生息,其厚重的文化积淀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勤劳奋进的海陆丰人。探寻和挖掘这些文化积淀并使之成为发展海陆丰文化事业的独特优势无疑是我们的责任。

  要把汕尾市的文化做强做大,首先要考虑的是海陆丰的人文传统和文化特色。极具传统文化特色的人文事象,有的急需我们去挖掘、抢救和开发,有的则需要进行理论的研究和探讨。

  红色文化
  这是海陆丰最具代表性和最有历史价值的重大人文遗产。事实上,建国以来地方党政已经给予足够的重视,从搜集文物到开辟展馆都做了大量的投入。经过半个世纪的积累,可以说,有关大革命时期的各种文物资料包括实物已经十分丰富了,而且也已取得了很好的效益——包括教育效益和经济效益。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把这个基地做大做强。最近媒体披露,湖南湘潭市决定投入2.9亿元在韶山大规模打造毛泽东纪念馆。我在想,如果我们汕尾市能通过各种渠道筹集到哪怕是它的十分之一,即2900万元,用来重新打造海陆丰农民运动纪念馆和红宫、红场、彭湃故居,那也是十分可观的。可以把它扩建为一座“海陆丰农民革命博物馆”,还可以把中国当代农民革命运动和中国历代农民起义的内容扩充进来,并利用现代化的声光手段和多媒体来加以展现。比如有个外省游客就建议,可以在展馆内设一间放映室,把反映中国当代和历代农民运动的电影、电视搞一个精彩剪辑,让参观者既受到直观教育,又得到艺术享受。这样的话,除了一般游客,大学生和专业人士也会来参观学习,使这个博物馆或展馆成为一个很好的中国历史教育基地,而不单纯是一个大革命时期的红色教育基地。

    戏曲文化
  海陆丰素有“戏曲之乡”和“戏剧宝地”之美称。民间所谓“戏棚论千个,戏仔算唔来”,“白字弦、正字鼓、西秦大镲(钹)响街肚”正是戏曲之乡的生动写照。从明初至清初,先后有三种“南戏”——即正字戏、白字戏和西秦戏传入粤东,最后都在海陆丰扎根,且五六百年来长盛不衰。戏班众多,戏台林立,戏曲艺人一代接一代,戏曲观众更是多得不可胜数。过去一年到头,三个剧种的戏班除在粤东各地城乡演出,还多次到香港及东南亚华人社区献演。这三个古老剧种的剧目、声腔和程式丰富多彩,行当、服饰和脸谱也各具特色。我在四十七年前(1960年)曾向当时的著名老艺人陈宝寿、十二仔旦及良丑(矮仔良)等做过语音调查,纪录了十几出传统戏的“戏棚顶话”,深深体会到这三个剧种所彰显出来的重要价值和历史地位。所以,在我国地方戏曲史中,海陆丰三种古代戏剧得到不少戏曲理论家的重点评述是不足为怪的。解放以来,海陆丰的文人学者和戏剧理论工作者也写了许多研究性质的学术论著,对三种戏剧作了系统的探讨和研究,如广东社科院的许翼心教授和海陆丰文化局的吕匹、陈守继、陈春淮、林泽民等先生。我本人则主要是在戏曲语言方面做过一些调查和研究。三种古代戏剧能在家乡扎根数百年,为海陆丰文化增添了无限光彩,值得所有乡人自豪。
  为了弘扬这一传统文化优势,我建议修建一座“海陆丰古代戏剧博物馆”(或大型展览馆),地点可以选择在附近有古老戏台的地方(海陆丰最早的戏台建于明初洪武年间),以便于演出和参观,还可以节省修建戏台的费用。把三种戏剧的演变发展及其演出历史通过文字、图片和搜集到的各种实物加以展示,包括历代保存下来的剧本、剧目、服饰、道具、脸谱、乐器、曲谱、戏台模型以及历代戏班和名伶的资料等等。此外还有解放前出的留声机唱片,解放后至今出的各种音像制品。通过现代化的声光手段和演员的现场演出,让人们亲睹三种古代戏剧的风采。这样的博物馆或展馆将会吸引大批戏迷、游客和戏剧工作者慕名而来。也将为汕尾市的文化旅游业开辟一条新的途径。

  蜑家文化
  海陆丰有总长302公里的海岸线,沿海居住着将近10万人口的一个特殊族群——讲福佬话的“甌船蜑家渔民”,海丰话俗称“甌船仔”。据海丰县志记载,蜑家人实际上是上古百越族的后裔,秦平百越时,因避战乱而四散逃命,有的上山,有的入海。旧县志云“上山为畲,下海为蜑”所以畲族和蜑族都是海陆丰的先民。蜑家人因源于上古福建之瓯江流域而被称为“甌船仔”。他们世代浮家泛宅,以海为生。在旧时代,蜑家渔民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不许读书,不许居住陆上,不许穿鞋,不许穿新衣服,更令人发指的是,许多青年渔民结婚时连初夜权都被渔霸占有了。(记得汕尾解放后批斗渔霸时,渔民们常有这样的血泪控诉。)所以老一代的甌船蜑家渔民对“新旧社会两重天”体会最深。现在,海陆丰的甌船渔民都在陆上安了家,他们分布在本市自东而西的甲东、甲子、甲西、湖东、碣石、金厢、大湖、田墘、遮浪、捷胜、汕尾、马宫、鮜门、小漠等十几个沿海镇。
  甌船蜑家渔民不属于少数民族,而是一支特殊族群,具有独特的生活习俗和文化,语言也与陆上的福佬话不完全相同。尤其是蜑家渔歌,具有浓烈的族群特色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对这个族群的特殊文化现象,我们过去除了纪录渔歌,对于蜑民的生产方式、生活习俗、特殊衣着、发型头饰、语言差异及祭祀形式等等都尚未作系统深入的调查。海陆丰有那么多的蜑家渔民,这是一笔可贵的文化财富,很有必要以抢救遗产的手段把汕尾市有关蜑家文化的文物资料和实物加以搜集(前几年我在甲子还听说有个老渔民还保存有一百多年以前其曾祖母穿过的衣服和戴过的头饰)。有了各种各样的实物、图片和文字资料,包括搜集到的旧式作业船、家眷船和各种渔具等,就可以在甌船蜑家渔民较集中的沿海(如汕尾或甲子的渔民新村),修建一座全国独一无二的“甌船蜑家文化博物馆”(或大型展览馆)。福建泉州市仅仅陈列一条宋代的木船 ,每年就能吸引数以百万计的游客去参观,如果汕尾有这样一个博物馆,其对外影响和经济收益就更不待言了。如果我们能把这一人文优势加以重视和打造,我想至少可以申报为省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畲族文化
  畲族是汕尾市唯一有聚落群居的少数民族,畲族人自称“呵螺”[ho le],居住在海丰鹅埠镇的红罗村。只有40多户一百三四十人。族名“畲”字海丰写成俗字“輋”。畲族是瑶族的一支,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习俗,特别是畲语,是混杂着大量客家话的少数民族语言。2000年我带日本京都大学的中西裕树博士去鹅埠做过调查,现在该调查成果已在日本出版。外国人如此看重海丰的畲语,这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所以,我建议市里把畲族特殊的的语言文化现象也给予关注。可以委托鹅埠镇先开展文化调查和文物搜集工作,然后在鹅埠圩内设一个“畲族文化陈列室”,由畲族人担任讲解和管理。这对尊重和弘扬少数民族的文化是有意义的,作为一个文化旅游点,也一定有它的经济效益。

  客家人的寻根文化
  汕尾市的300万人口中,大约有50万客家人,(附带说明,台湾的海陆丰客家人有四十五六万,与本土人口相当。)其中纯客县陆河就占了一半。客家人来自中原,有强固的寻根意识。他们“宁卖祖宗田,不卖祖宗言”,所以全世界各地的客家人都保存着与中原官话较为接近的客家话。寻根意识的第二个表现就是建祖祠和修族谱。如果你到纯客县陆河去看一看就会发现,几乎家家有族谱,每姓有祠堂,人口多的大姓,如叶姓、彭姓、罗姓则是村村有祠堂,他们把祖祠建得非常庄严肃穆而大气,难怪有人说“客家人的祖祠就是西方人的教堂”。族谱、祖祠和客家话一样,是客家人寻根文化的表现。我建议在陆河县设一个“海陆丰客家人族谱档案室”(或陈列室),这个档案室可以设在一座最有代表性的大祠堂里,展品除了族谱,还应该有海陆丰各地客家人各种祠堂的图片。这样的展馆和展品不仅可以调动客家人的凝聚力,也给汕尾市文化事业增光添彩。对提高陆河县的知名度和推动旅游业也是很有好处的。

  福佬人的祭祀文化
  祭祀文化又可称作“香烛文化”,它是中国人从古到今崇拜神灵和纪念先辈的一种共同的文化现象。近代以来北方人已很少拜神了,但在南方仍很盛行,尤其是闽南、台湾和粤东的潮汕人、福佬人,祭祀文化最为发达。特别是海陆丰地区的福佬人(包括沿海的甌船蜑民),几乎把祭祀文化发展到了极致,它是早期河洛文化的原始宗教和多神崇拜的继承和发扬。每逢初一十五、节日神诞,香烛市场和供品市场就热闹非凡。特别是每年的清明节,是祭祀活动的高峰,数以十万百万吨的香、烛、纸、炮和各类祭品随着千家万户的扫墓队伍浩浩荡荡运往野外山头。其场面之火热恢宏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这一系列的祭祀活动既给海陆丰带来了一个庞大的祭祀文化市场,又使海陆丰产生了一种颇具规模的香烛品(含纸钱和炮仗)产业。我建议文化局和工商局的干部在清明前和春节前这两个时间段到经营香烛纸炮的大小商铺去作一番社会调查,在春节后去玄武山和鸡鸣寺参观一次,肯定会对海陆丰的祭祀文化和“迷信产业”得到一些新的认识和启示。从而对这一特殊的文化市场作出评估和正确的引导,使和谐社会多一份助力。至于怎样使文化与旅游业相互促进,我建议参照中宣部领导的有关讲话来制定可行的措施。
资料来源:三亚市汕尾商会 http://www.syswsh.cn
日期:2013-09-25 阅读数:7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